欢迎访问上海公益网  今天是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要闻

从上海坐公交去漠河的“00后”已前往东南亚:途中丢了身份证还遇铁路抢修

“旅行青蛙”江夏再次出发,这次他的目的地是东南亚。

此前两次公交之旅,使江夏备受关注,第一次是从上海至北京,第二次是从上海到漠河北极村。第二次行程,他花了15天的时间,途经2000多个公交站点,历经3865公里。这次他从上海先到云南昆明再到老挝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,可能还会去印度尼西亚。这段旅途全程6100公里,计划20天,会用上公交车、大巴、火车、轻轨、地铁、飞机等各种交通工具。


江夏此次旅行路线示意图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

2024年春,江夏考研落败,曾经打算“二战”的他决定先找工作,后面再决定是不是继续考研。他希望能在北京找到一份和医药有关的工作,陆续投出一些简历但没有回复,于是就想给自己“放个假”,把想去的地方串联起来一并去了,之后再全情投入到工作中。

5月20日,江夏已经到达马来西亚,旅途中他收获了太多。这一次他独自出国,总共5千元预算,一路穷游。江夏算了一下,他在泰国六天花了600元。每天60元左右的住宿费,吃饭一顿20元,一天下来花销控制在100元。

以这种“特种兵”方式开启公交之旅,江夏认为这是对自己胆量、勇气的双重考验,出发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坚持下去,一路上也遇到了此前从未有过的挑战。江夏想给关心他的朋友一些勇气,看到自己一个人的旅行后,也能大胆地冲向理想生活,去想去的地方。


江夏在旅途中打卡

人在囧途

4月5日,江夏再次从上海出发,没过几天便遇到了“事故”,不得不暂时中断旅程。

4月13日,他在深圳下地铁站,一摸兜里,钱包竟然丢了,身份证和公交卡都不在了。不过好在港澳通行证还在,他很想尽快找回,“如果当时有人捡到我的钱包第一时间联系我,我肯定感激不尽。”

钱包迟迟未找到,江夏就用港澳通行证坐公交车和地铁,一路穿过深圳到达香港、澳门和珠海,开启了一段“特种兵”之旅。江夏体验了香港的叮叮车,“其实就是双层有轨电车,成年人3港币,风景很独特。”江夏觉得,在深圳的不愉快的记忆在香港被抹平了。

大家都以为江夏的旅程就要因丢失身份证而告一段落。但他觉得,这只是开始,把证件补齐,再攒攒钱,就可以再出发。

4月16日,江夏到达广东佛山朋友家暂住。借住几天后,江夏就从广州坐火车,返回上海补办身份证,并且在上海继续做攻略,等待再出发。5月2日,江夏再坐火车到武汉武昌,他去了咸宁和荆州,从这里开启后面的行程。

坐了12个小时火车硬座,江夏到了云南昆明,再从昆明坐动车到老挝万象。不过,中间老挝段发生了意外,他也经历了人在囧途的一幕。刚到老挝第一站,列车就通知乘客,前方下了暴雨,可能山体有滑坡,目前在抢修。车子停止供电,停了下来,江夏和其他乘客都从车上下来,在就近的车站站台等着抢修结束。

江夏也很焦急,他就找到车上的一名老挝乘务员询问。乘务员是中老铁路路段的,汉语说得很好,乘务员安抚了大家之后,还给江夏推荐了一些当地的美食和 “你好”和“谢谢”的老挝读音,缓解了江夏的焦躁心绪。

刚来东南亚时,江夏有很多顾虑,一个人出发心里很忐忑,“因为我朋友圈里去过老挝的人不多。”

他一度担心没有现金,也没带银行卡会寸步难行,“他们那边很多地方不用电子支付。”有一位在昆明留学的22岁老挝大学生,中文很好,听江夏说银行没换到老挝基普,身上暂时没有老挝现金。大学生听后,就给了江夏五千基普,换算成人民币约1.6元,后来江夏到了当地用这笔费用坐了公交车。

到了老挝江夏先换基普,留着乘车和吃饭用。老挝公交车很少,有的车次一天只有四五班。所以大多时候江夏没法坐公交车,他就叫了当地的小车作为交通工具,觉得也挺方便,“打一次车差不多人民币十元左右。”

江夏这次开朗了不少,他更加放开自己,善于交际。很快,江夏在老挝有了新朋友,朋友还骑着摩托车带着他从旅馆到火车站。


江夏在老挝拍下的照片

公交车体验

江夏希望自己的旅程会有不一样的体验,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充盈。

与之前串联起来的线路不同,这次在老挝江夏主要是以两点一线为主,他找到了固定的旅馆,白天打车去各处旅游,晚上回到住处。东南亚天气特别热,白天江夏比较少出去,更多是下午或晚上出去逛逛,行走多日,也晒黑不少。


泰国廊开火车站列车时刻表

江夏继续行走,坐火车到了泰国廊开,再从廊开到曼谷。一路上他也在挑战自己,不仅要跨越时区的限制,还要跨越语言的距离。比如地图上的站名全都是英语,江夏一上火车就用英语说自己要去的目的地,乘务员有可能听不懂,到处找有谁能帮她翻译。他也从别人的善意中,一路体会着人情冷暖。

在当地,乘坐公交车不像国内一样要刷卡,基本都是上车以后有人售票。江夏付了现金,售票员还会给找零,再根据距离给他一张车票。不同的公交车是不同的运营公司名称,下面用红色标上车票面值,江夏觉得这些方式挺传统。有时自己睡着了,乘务员会来到他面前提醒,这让江夏感觉很暖心。


纸质车票


木质地板的公交车

江夏一边完成自己的旅程,一边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,饿了就在马路边买点小吃。在泰国,他的交通工具以公交车为主,到中午12点退房以后,就坐公交车去其他区住。他很喜欢泰国一些很有特色的公交车,有的车没有空调,车内地板是很原始的木质结构,“我大概在五六岁的时候才坐过这种公交车,现在已经在国内绝迹了”。

认识不同国家的人,才是真正的旅行

5月20日,江夏到达了马来西亚。

目前,江夏的预算还在可控范围。晚上,他为节省开支,有时会找免费的地方睡觉,有一次路过一个大学时发现学校旁有24小时图书馆,只要注册一下就可以进去,就在图书馆待了一晚,他还会找一些只要19元、20元的旅馆入住,一间可以住多人。

江夏觉得,自己一路不断尝试,和当地人交流,认识不同国家的朋友,一路找到了自己,这才是真正的旅行。

这也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出国。接下来,江夏可能去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。如果做好防护措施,他还希望能去看火山,“自己除了旅行爱好者,更是探险爱好者。”

虽然英语不算太差,江夏还是更加体会到学习的重要性。即便在旅游,他还一直在学英语、背单词,晚上自己在旅馆也在看英语书,为之后的考试做准备。

江夏预计6月份回国。回去后,他希望再把英语提升一下。“我可以以后去国外发展,国内可以去外企或者外贸公司。”江夏透露,自己现在英语是四级水平,还没过六级,打算回国再考一次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上海公益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