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上海公益网  今天是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天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《毕业》11-12集剧作深度解析:恋人是理想与现实的终极调和

在第2集剧评中我提出《毕业》浪漫背后是教育与时代的新旧交锋。遵循补习班职业“本分”,以应试为目的、专注提升学生分数的惠珍,与主张教学生“阅读”以受益终身的俊浩,分别对应着现实与理想、守旧与创新的两位主角,在11、12集终于爆发了尖锐又激烈的战争!

看了这两集的“大吵架”我在思考一个问题:编剧为什么把这种看似很难调和的“现实和理想、新旧交锋”的矛盾设置在一对恋人的关系中?

原本教育主题的深度已经让作品基调显得有些严肃和沉重,本可以作为“调味剂”来平衡气氛的浪漫爱情,也被“委以重任”,承担起两种教育观点的“矛盾对立统一”



后来我意识到,正需要他们是一对恋人!只有当他们是一对恋人,这矛盾才有调和的必要与可能性。

简单来说,当两种教育观念的冲突矛盾主要放在惠珍和白发魔女身上,她们会成为敌人,或是放在惠珍和其他随便什么人身上,产生矛盾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,各自秉持自己的观念继续生活就好。

但惠珍和俊浩已经是一对正式交往中的恋人,这时候爆发矛盾、吵架,他们就必须去正视、去理解对方在说什么,想继续在一起就必然要沟通、解决矛盾、和好。



这种恋人之间默认的需要解决矛盾、“可调和”的特性,正适合处理教育主题上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

或许有些抽象,但从更高的立意上来说,惠珍和俊浩的作为恋人的结合,确实是用于服务剧作上教育的现实与理想的结合——

“阅读”的教学方法,既可以成为学生受益终身的能力,也可以落地现实,全方位提高成绩,在竞争激烈的应试教育中更加从容的取得好成果。



其实在剧播初半,3-4集剧评结尾,我写这两人的相爱也许隐含着编剧对教育真正的期许、某种理想化的结合,如今故事逐渐进入尾声,我更加确认这种“结合”,就是编剧针对教育现状,如何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取得平衡,给出的终极解决方法

当这种结合成为一对恋人的目标,也就是说作为观众的我们希望这两人有一个Happy Ending,也许更有助于我们去思索、理解他们两人关于教育的矛盾碰撞。这一用意被编剧非常微妙地体现在12集的吵架戏,简直是神来一笔的——“白头偕老”

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那么激烈的吵架,怎么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?然后吵架就此终结?表老师和惠珍闺蜜,以及屏幕前的我们全部都措手不及,又错愕又好笑——你们吵架的结尾竟然是告白?

上一秒还完全说不通,都上升到了侮辱、否定成就这种严重程度的吵架,但最后却用恋人的话语化解了。

两次吵架中其实一直都在进行身份转换,有趣的是吵架分别发生在两个场合,不一次性吵完,非要换个地方吵,也是有特别设计的——

随着场合的变动,从补习班这个严格的公共空间,到夜间飞行小酒馆这个偏私人的场所,同事\恋人身份也随之切换,情绪上在微妙递进中,最终以恋人身份的告白收尾是合理的。



11集在补习社是纯粹以补习班老师身份,是同事之间、组长和组员之间的争执,因为工作场合、人多眼杂的关系,他们只是在争辩教育方式的问题。

因为老师们吵架逻辑太清楚了,我没什么可解释或补充的,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段用了大量的近景镜头,聚焦在两人的表情、语气,这本身没有什么特别,但是就安畔锡导演以往的风格,包括在《毕业》这部作品中,他其实都不常用大量近景镜头怼着人物拍。

安导一般拍中景、远景更多,人物特写则是少之又少,他的镜头有意地和剧中人物保持一定的距离,我认为那是一个方便“观察人类”的距离。

他不会过度靠近人物内心,帮人物博得观众的共情,更多时候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

而在这种激烈紧张的吵架戏中,近景相对使人物更加逼近我们,针锋相对的压迫感随之强烈,尤其李俊浩!他看起来好凶······

另外一点值得一提是人物的肢体语言,惠珍双手叉腰,通常叉腰这个动作隐藏着抗议、对立、攻击的心理,此时惠珍全身心都在对李俊浩表达愤怒和不认同。



有个小细节,这里尹组长站在镜头最前面,他也双手叉腰~他原来也和后面的老师们一样闻声过来看热闹,听一听就叉起腰来,然后才让大家散开回办公室。

尹组长的戏不算多,目前的形象大概是一个对惠珍有好感但严格保持边界感的好同事。看他肢体语言,他也不认同李俊浩那一套,但是不想让惠珍被看热闹处于更加难堪的境地,所以帮忙赶走其他人。

后面惠珍被俊浩说服、认同他是对的,从而在教学方式上有所改变,但尹组长应该是不会改变(也根本没人想改变他),我猜测尹组长最终不会和惠珍一起共事,毕竟他一直都在副院长的“方舟”上。



而一开始像是“敌军”的表尚燮老师却很有可能最终搭乘“惠珍方舟”,和俊浩、南清美以及胜奎母子一起办新的补习社。

有的人淡淡相处了很多年却发现原来彼此想法差异很大,只好分道扬镳,而有的人是不打不相识,经过激烈争论后反而能更深刻地认识彼此,也许人和人之间想建立深刻的关系,总是要激烈一些好?



惠珍和表老师就算是不打不相识。还记得第一集就是因为这个叫夏律的学生答错题哭了,惠珍才冲去学校找表老师对峙的。

12集两人能这样子坐在夜间飞行小酒馆敞开心扉谈话,一定程度上夏律也做了很大贡献~

就像俊浩唤起了惠珍的教育初心,夏律也唤起了表老师的教育信念。

他一直固执坚守着的信念被扭曲的自尊埋藏起来了,才导致了离职事件,而夏律小心翼翼递出的读书笔记,唤醒了那个信念。从这本笔记上贴着四叶草的小细节,看得出夏律真的很用心对待这件事,难怪表老师要跑出去偷哭~





表老师在场旁观惠珍和俊浩吵架的场面也有特别用意,前面提到了吵架场合从公共空间移动到了偏向私人空间,但表老师是个奇怪的“不和谐音”,非但不是朋友,还曾经伤害过惠珍,为什么要特别让他“在场”?而且镜头还常常带到他反应。

我认为最明显的一点是暗示人物阵营发生变化的一个转折点,因为能在夜间飞行小酒馆单独谈话的基本上都是“自己人”,惠珍和白发魔女、院长、副院长就绝对不会约这个地方单独谈话。





第二点也是剧作上的深层用意,是要让表老师参与进来且和李俊浩产生共鸣。

后来表老师的课,正是李俊浩“阅读”教学的现身说法,这证明了什么?李俊浩主张的方式不是一个刚刚投身教育业的新进老师的异想天开,由更加有教学经验的老师来亲身实践了,而且学生反响不错,这不是更加有说服力吗?

编剧用心良苦地让幡然醒悟的表老师入局,用他20年以上的教学资历去实践李俊浩的方法,为的就是要实际证明给所有人看,这种“阅读”的教学方法不仅是行得通的,且是有魅力的!



什么大道理说破天也不如亲眼见一回~相信看了表老师第一堂免费教学课程的观众们,都切身感受到了到底什么叫做“阅读”的魅力。

表老师的课也侧面证实了惠珍俊浩的大吵架中,确实是李俊浩赢了,那不是纸上谈兵,那是一种憧憬或浪漫。

更重要的是我们在表老师的课上亲眼看到了这种憧憬或浪漫的样貌,它不是一个抽象而虚幻的概念,它真实存在,如此魅力。





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,没想到竟然在韩剧里上了一堂如此精彩的文学课。托《毕业》的福,我也真的是久违地,感到乐在其中······

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上海公益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